江西新闻网

拥有中亚最强军力,阵斩居鲁士大帝又如何?你还是汉帝国的弟弟

  原创冷兵器研究所昨天我要分享image.php?url=0Mrc50p1Wg

  康居人主要活跃在中亚撒马尔罕盆地南缘、西天山北麓以及锡尔河流域,与历史上著名的马萨格泰人活动区有重叠,从考古学文物研究角度上也受到了黑海萨尔马提亚人的影响。某种程度上,康居可能就是当年曾威震中亚,斩首过阿美尼契德波斯万王之王居鲁士的马萨格泰人建立的一个游牧国家。

  image.php?url=0Mrc50diZP

  汉代史料记载,康居兵强,控弦之士可达九万。更有意思的是,康居作为西域的一个强国,曾经多次与汉朝交兵。李广利讨大宛时,康居曾经试图派兵支援大宛;陈汤在征讨匈奴郅支单于的过程中,就击败了康居王派来帮助匈奴的一万骑兵;班超在平定西域的过程中,康居也派来精兵协助疏勒王的叛乱,一度给班超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汉朝与这个中亚游牧国家频繁的交兵史,可以说是东亚军事体系与最正宗的中亚军事体系最早的一系列较量的记录,那么,屡次对抗汉朝的康居人,他们的军事武备究竟呈现出如何的样态?

  image.php?url=0Mrc50TKIj

  《汉书·西域传》记载,康居户十二万,口六十万,胜兵十二万人,同时控制有撒马尔罕、塔什干、布哈拉一带的五个农耕城邦,其军事体系可以分为受希腊化影响下的中亚农耕城邦和斯基泰式游牧民两大体系,前者以中亚特殊筑城术和伴随而生的城防技术闻名,后者则是以强悍的斯基泰/马萨格泰式轻重骑兵为主体。

  image.php?url=0Mrc50MLtA

  为了应对其他游牧文化人群的袭击,或者作为游牧统治者用于季节性居住、防御或存储珍宝的场所,在康居控制区特别是所谓的五小王治所,出现了结构复杂,设计巧妙的城市防御工事,康居人的城市并不大,用晒干的泥砖筑城,一面城墙往往只有数百米的长度,但防御工事齐全,例如瓮城、敌台、箭头状形射孔一应俱全。

  image.php?url=0Mrc50wlMb

  ▲康居古城遗迹

  康居的城防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城墙普遍没有设置大型箭楼,而是将城墙本身变成了箭手的塔楼:城墙内部空心,有二层楼高的弓箭手射击廊,射手廊上下以楼梯相连,城墙顶部也布置有带护墙的射手平台,结合复杂曲折蜿蜒的门道,城墙上密布的空心敌台(以公元前5-3世纪的Kirk-kiz-kala城为例,该城每隔30米就设有一处敌台,总面积不过4.5公顷的该城居然就有25座敌台)。这些空心敌台除了消除城墙射击死角外,本身也是优良的弓箭手多层射击平台。这一立体防御体系非常适配于中亚游牧民之间的冲突。

  image.php?url=0Mrc50Sv1A

  ▲康居式空心城墙,可以发现空心敌台分布之密集,以及城墙上密布的多层射击孔

  牧民们是优良的弓箭手来源,康居的城防体系可以同时让高约十米的城墙上有3-5层平台供射手们使用,从而让防御方获得相对于对进攻方更高的单位时间弓箭投射量,而不用耗费中亚地区宝贵的木材资源,在城墙顶部修建其他的木制射击工事来提升可开火的弓箭手数量;同时,缺乏足够机械攻城武器和优良重装步兵的中亚游牧民如果在对射中失败,则很难接近城墙,骑兵优势更是无从发挥;城镇大门在通常情况下可能是较好的进攻通道,但在康居人复杂的瓮城和曲城门结构下,进攻大门的军队可能要面临冒着从头顶四面八方射下的箭雨,在狭窄的道路中折行,还要突破多层城门的残酷战斗。常见的攻城武器例如破门锤和中亚地区存在的希腊弩h,也很难攻击不位于正面的曲折城门体系。

  image.php?url=0Mrc50eFsW

  ▲康居的复杂城门防御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是“受希腊化工匠”的影响,康居的筑城技术在同期的中亚地区可谓首屈一指,其防御工艺在中亚树立了一个标准:可能“建立了一个军事建筑学派”,康居瓮城、弓箭手射击廊、空心敌台对周边地区的防御技术产生了深刻影响,甚至到我国南北朝时期的赫连勃勃修建的胡夏统万城,也采用了类似于康居要塞的中空敌台设计。可能也是出于对康居技术的信任,郅支单于后动员康居人每日达五百人,在今塔拉斯河一带花费二年时间修建郅支城来作为自身征讨四方的单于居城!

  image.php?url=0Mrc50iyig

  ▲康居的空心城墙示意图,多层弓箭手射击平台清晰可见

  作为游牧民,康居人的单兵武器依旧是游牧民典型的风格,主要的武器是弓箭、长剑和长矛。康居弓在传统游牧复合弓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变,根据在托普拉克-卡拉古城遗址宫殿区发现的弓箭遗存来看,康居弓长度可达1.5米,以鹿角、兽骨和木头制成,威力强大。除了弓箭外,康居人也使用投石索、弹弓或希腊化的发石机械来补充投射火力。考古发现的康居弹丸直径一般在几厘米到十几厘米不等,重约百余克,有球型、方型等形态,用坚硬的石头削成,适于用人力弹弓或者弩h使用,甚至还有专门用于反骑兵的陶制弹丸,被铸成类似金字塔的特殊棱锥状。

  image.php?url=0Mrc50vPLs

  ▲部分康居文化遗物

  康居人的骑兵继承了发达的中亚诸游牧民族骑兵传统。一些前苏联中亚史学家如托尔斯托夫甚至认为,甲骑具装(cataphract)这一人马俱披甲的超重装骑兵最初就诞生于康居人活动区,或者说马萨格泰人活动地区。因为最早反映甲骑具装形象的出土文物就诞生在康居控制区,一枚约公元前4世纪末至前3世纪初的陶片上刻画了一名人马披甲,手持长矛的具装骑士。从文物上看,康居人酷爱冲击骑兵,除了人马全甲的具装骑兵,一些不披甲的轻装骑兵也双手持有马上使用的超长矛来实施冲击作战。陈汤在都赖水围攻匈奴单于(即后世赫赫有名的怛罗斯地区)时就遭遇了一万多康居骑兵的猛烈冲击,一夜竟达十余次。

  image.php?url=0Mrc5081jd

  ▲出土的康居人骑兵形象,具装骑兵形象(左)清晰可见

  有甲骑具装,怎么能没有铠甲,出土铠甲反映康居人的贵族武士可能是武装到牙齿,浑身包裹在厚重甲片下,从而得到全方位的优良保护。相比东天山那些缺乏盔甲的亲戚,康居人在作战时显然更加可怕。

  image.php?url=0Mrc504PGP

  ▲康居控制区出土的甲片及重装康居武士复原图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洗兵大秦海上波,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